得天下治天下议论文

得天下治天下议论文

问:求一篇关于天下应实施仁政的议论文。800字 急急急!!
  1. 答:分少,时间短,没人写的,给你推荐两篇材料,自己写吧:大道之行也
    大道之行也,天下为公,选贤与(jǔ)能,讲信修睦。故人不独亲其亲,不独子其子,使老有所终,壮有所用,幼有所长,矜、寡、孤、独、废疾者皆有所养,男有分,女有归。货恶其弃于地也,不必藏于己;力恶其不出于身也,不必为己。是故谋闭而不兴,盗窃乱贼而不作,故外户而不闭,是谓大同。
    译文
    在大道施行的时候,天下是人们所共有的,把品德高尚的人、能干的人选拔出来,讲求诚信,培养和睦(气氛)。所以人们不单奉养自己的父母,不单抚育自己的子女,要使老年人能终其天年,中年人能为社会效力,幼童能顺利地成长,使老而无妻的人、老而无夫的人、幼年丧父的孩子、老而无子的人、残疾人都能得到供养。男子有职务,女子有归宿。对于财货,人们憎恨把它扔在地上的行为,却不一定要自己私藏;人们都愿意为公众之事竭尽全力,而不一定为自己谋私利。因此奸邪之谋不会发生,盗窃、造反和害人的事情不发生。所以大门都不用关上了,这叫做理想社会。
    孟子《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》
    [原文]
    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。
    三里之城,七里之郭,环而攻之而不胜。夫环而攻之,必有得天时者矣,然而不胜者,是天时不如地利也。
    城非不高也,池非不深也,兵革非不坚利也,米粟非不多也,委而去之,是地利不如人和也。
    故曰:域民不以封疆之界,固国不以山溪之险,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。得道者多助,失道者寡助。寡助之至,亲戚畔之。多助之至,天下顺之。以天下之所顺,攻亲戚之所畔,故君子有不战,战必胜矣。
    最后一篇:过秦论,记述了秦亡的原因,望采纳
  2. 答:《谏太宗十思疏》——魏征
问:曹操用人之道议论文200字
  1. 答:如果只想求德才兼备之人,无论时间,无论现实,都不是一个正确的作法。
    听易中天讲三国,正讲到曹操的用人之道。
    曹操当年用人,提出一个概念:唯才是举。
    这个用人观念有些大逆不道。中国人一向崇尚人才要德才兼备,如今曹操提出唯才是举,似乎德行一词可以休矣。这可了得。
    但曹操就那么做了。几年时间,他广收英才,将天下有才之士尽情网络,终助他成就大业。
    曹操这种观念自有他的理论基础。他称:乱世用人,当唯才是举,太平盛世,方求德才兼备之人。德以治天下,才可得天下。如果你的短期目标是得天下,当用有才之人。
    为什么曹操当时没有力主选拔德才兼备之人?
    他有两个考虑:一是时间。选德才兼备之人不是一时之工,急需用人之时,只有一个标准和同时有几个标准所用的选拔时间肯定大不相同;二是避免一些麻烦。如果同时以德行评量,非常之时便不敢用非常手段,或用过非常手段的人摄于道德的评判标准会弄虚作假,影响对人才的评估和人才的成长。
    事实证明,曹操的这一用人手段是成功的。在当时,在三国乱世,一些英雄为他立下汗马功劳。
  2. 答:曹操的五个用人之道: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一: 名至实归 更重实际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二: 德才兼备 唯才是举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三: 重用清官 不避小贪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四: 招降纳叛 尽释前嫌;
    曹操的用人政策五: 抓大放小 不拘小节
问:以孟子名言为题的议论文
  1. 答:孟子曰:“人皆有不忍之心。先王有不忍之心,斯有不忍人之政矣。以不忍之心,行不忍人之政,治天下可运之掌上。”显而易见,这种“以不忍之心”,而行的“不忍人之政”便是“仁政”。仁政是“不忍之心”外化的结果,把王者的“不忍之心”放大落实运用到整个社会,这种“不忍之心”就成为了“仁政”。一、孟子的仁政思想(一)孟子的仁政思想重视民本孟子_:“有天下者,失民,则失天下;无天下者,的民,则得天下。”这句话叫“保民而王”。但是,如何才能得到人民的拥护呢?孟子认为关键在于赢得民心。他说:“得其民有道,得其心。”这就是后人说的“得民心者的天下”。同时孟子还从同情下层人民和批判当时社会现实的视角,总结历史经验时指出:“桀纣之失天下也,失其民也;失其民者,失其心也。得天下有道:得其民,斯得天下矣;得其民有道:得其心,斯得民矣;得其心有道:所欲与之聚之,所恶勿施,尔也。民之归仁也,犹水之就下,兽之走圹也。”也就是说民心向背是取得政权和社会安定的基础。从而孟子提出: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,是故得乎丘民而为天子,得乎天子为诸侯,得乎诸侯为大夫。诸侯危社稷则变置。牺牲既成,粢盛既洁,祭祀以时,然而旱乾水溢,则变置社稷。”孟子在此所说的“民”是与在上的当政者相对而言的不在官位的普通民众。孟子在君权至上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的时代,能够站在“小民”的立场上提出“民贵君轻”的口号,这必然是进步的。孟子还指出要与民同乐。他说:“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,亦非也。乐民之乐者,民亦乐其乐;忧民之忧民者,民亦忧其忧;乐以天下,忧以天下,然而不王者,未之有也。”孟子要求国君与民同乐,实际上是对国君腐朽生活的一种限制,从而达到缓和日益尖锐的阶级矛盾。来源:青年与社会
了解 【分类】更多文章
得天下治天下议论文
下载Doc文档

猜你喜欢